宸帷_

【叶神生贺】十年(韩叶/中)

  • 我以为不会有中的

  • 看来话唠病再次发作

  • 小学生文笔出没!

  • 虫子还是孩子请放过它QAQ!

  • 还是要说韩叶大法好!叶神生快!

↓↓↓↓↓↓↓┏ (゜ω゜)=☞走你!↓↓↓↓↓↓

   霸图队长的钱包脸确实这么多年一点没变,等叶修吊儿郎当地抛着装口香糖的铁盒走下楼时,前台小妹正颤颤巍巍地将钱包举过头顶,头都不敢抬一下。


   “哎哟老韩,你看你。”叶修走过去,从前台小妹手中拿过钱包,放在台子上,“在遇见这人直接报警,看他这是只交钱包能了事的吗?”


   韩文清的脸更黑了,皱着眉看着这个成天将“三十好几”挂在嘴边却又没点啥自觉的人,过了一会,他开口:“哪有电脑?”


   “ 电脑?”叶修一挑眉,向四周扫视一圈,“这可是网吧,哪没电脑?老韩你老糊涂啦?”


   韩文清没理会他随口就来的嘲讽,径直向一台机器走去,却被陈果拉住:“要不你们去上林苑吧,我和小夏去买点菜,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叶修你也正好看一看现在的兴欣。”


   “什么时候的兴欣哥没见过。”叶神大人嗤之以鼻,从陈果那接过钥匙向外走去,“走了啊,老韩。”


   说来这么多年,兴欣已经经营地像个豪门战队了,除开上林苑也还有单独的俱乐部,只是由于一些感情,现役队员都更愿意住在上林苑里,而陈果也单独留了间空房,让叶修他们回来时住。


   不过通常也只能空着罢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么多年后大家多半都有了自己正常人的生活,十年前的故事就像是一场荣耀的梦。


   韩文清跟着叶修走进房间,绕过他径直走向房间里的其中一台电脑。长期没住人的房间倒没有灰尘,兴许是经常有人打扫吧。下午的阳光从虚掩的窗帘外透过来,洒在正在开机的男人身上。


   “我说老韩啊,”叶修走过去,右手插在口袋里,靠在椅子上,“你不会大老远跑来找哥PK的吧,这算什么,相爱相杀二十周年纪念?”


   “恩。”不苟言笑的男人应了一声,不知回答的是前者还是后者,他顺手帮叶修打开了另一台电脑,掏出账号卡刷卡登陆。


   “哎哟大漠孤烟。”叶修像是来了兴趣,也伸手去掏君莫笑的账号卡,“这是要把哥斩于马下的节奏,看来得认真上了。"


   谁知拳皇大人截住了他准备刷卡的手,递过来另一张账号卡:"用这个."


   饶是叶修的定力此时也是一怔,卡面上熟悉的字迹被时间打磨地断断续续,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叶修也还记得,当年也是这么一个阳光满溢的下午,稚嫩的小姑娘咬着马克笔,犹豫中带点苦恼:“叫什么呢?...一叶知秋吧!多有文化!”


   而另一个与他相像的少年也凑过来,看着妹妹娟秀的字体:“沐橙,不是....一叶之秋。”


   写错字的小姑娘俨然是很尴尬,打着哈哈把账号卡塞进叶修手里:“没事哈没事哈,叶修哥不会介意的。”


   正是这个被称为斗神的角色伴随着让,伴随着联盟,伴随着嘉世走过了最艰难又最荣耀的日子。再后来它跟了另一个主人,又陪着那个少根筋的男孩子慢慢成熟长大。


   叶修收起回忆,接过卡,似乎是漫不经心:“老韩你还去了S市?轮回是怎么想的,把账号卡交给你。啊不是,老汉你这么想找童年?虐哭你啊。”


   韩文清似乎没准备回答叶修这个无意义的问题。他看着屏幕上的大漠孤烟,缓慢地开口:“叶修,我退役了。”


   “你不早退役了吗?”叶修转动鼠标,“哪个房间?”


   “1846,密码0529。我是说,我不在霸图做教练了。”


     叶修输入密码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打完这四个自己异常熟悉的数字:“那感情好啊,不做教练了,来哥身边。”


   “是你来呆在我身边。”


     说话间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已经纠缠起来,意外地双方都没走位,韩文清不用说,这位以“一如既往”为标签的男人只喜欢一路往前。至于无下限的叶神,韩文清也没明白他不走位的原因。


   “我说老韩啊,你知道今天啥日子吗?”一叶之秋伸手龙牙,侧过一步绕过大漠孤烟。


   “2035年5月29,你生日。”

 

    拳皇依旧霸道,未让一叶之秋退后半步,抽身逼上。


   “又老了一岁,啧啧。”叶修手下翻飞,“老韩,哥可等了你十年。”


   “我也等过你十年。”


     那年是联盟第一赛季,斗神一把却邪战矛挑破了拳皇的冠军梦。赛后韩文清将叶修逼在休息室里,用打劫的口气说了三个字:“在一起。”


   “好啊。”那年的叶修还没有虚胖脸,皮肤是长期不见阳关的苍白,漂亮的手夹着烟,他吸了一口,一口全吐在面前的男人脸上,“等我退役。”


   丢了冠军且被告白对象调戏的韩大队长恼羞成怒地把人压在墙上,恶狠狠地吻了上去。

    后来第十赛季,留了自己的退役发布会,叶修躲在天台上抽了一支烟,掏出苏沐橙的手机拨了个熟悉的号码。
 

  “老韩啊,哥退役了。”

   电话另一头的人沉默了片刻,像是在权衡些什么。
 

 “霸图还需要我。”他说。

    而这个需要,一下就是十年,十年里老一辈的选手都陆陆续续退役,“黄金一代”也是新人换旧人,冠军易主无数,也很难有人再想起曾经辉煌的名字。


   对于韩文清的话,叶修不置可否,手上操纵着一叶之秋,提起战矛又正面冲了上去。

    韩文清皱了皱眉,近40的男人手速和反应已经下滑不少,但这些像是没在叶修身上表现出来,他今天的打法很直接,像是很多年前,那个嘲讽着,又张扬着的少年。

——TBC——

评论(2)
热度(25)

© 宸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