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帷_

【缇亚】霸道总裁爱上我(02/恶搞向慎入/ABO)

#吹着冷风赶完第二段

#不行我得想想存稿去哪了

#罗亚(啥?)发糖时间

#噫……其实还是恶搞向

――――走你――――

  亚连简直为自己的人生感到悲哀,活了15年终于性别觉醒了,可为什么是…O。M。E。G。A。啊啊啊啊!!!

  从小便表现出超强的力量与超强的…食量的他毫无疑问被视作未来的Alpha,就算差点也会是一只Beta,Omega什么的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但事实就是这么巧,他是一只Omega,而且还是第一次发情期就被临时标记了,之后自己还跑掉的Omega。

  亚连躺在床上,将被子卷起来抱在怀里,腰部和下面还隐隐作痛,身上带着星星点点的咬痕。

  “禽兽禽兽禽兽禽兽禽兽……”将头埋在枕头里碎碎念,心里又暗自庆幸没有被直接永久标记, 自己这大好的青春啊,怎么能栽在一个本以为是哥哥却变成了大叔的人手里!

  变帅了也不行!

  小时工肯定是做不下去了,亚连想,过几天还要出去找工作。

  还要记得买抑制剂了。

  亚连是个孤儿,养父玛纳在他12岁时死在了车轮下,后来一个叫库洛斯的男人收养了他,却又在性别觉醒之前将他扔了出去。库洛斯是个极有魅力的Alpha,那等吸引力在Alpha群中也是少有的,他身边的Beta和Omega总是络绎不绝,而唯一令这个男人感到遗憾的是:

  “亚连你为什么会是Alpha?!”

  这大概也是那个男人把自己踹出来的原因吧,等亚连觉醒…就会和他抢那什么了。

  但自己并不是Alpha……不是也不回去找他!!

  亚连在心中说。

  亚连翻身下床,打来水洗了把脸,镜子里映出一张清秀的脸,左脸颊上却有一道狰狞的疤痕。

  那场车祸,玛纳为了保护他将他推了出去,却撞上路牙,划伤了脸。

  那之后亚连大病一场,几乎是一夜白头。

  “玛纳……”亚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像养父依旧在他身后,“即使不是Alpha,我也会继续前进。”


  亚连填好表格,封进信封里,想了想又取出来,划掉姓名那栏,填上了“沃克”。

  这是一封要寄给伦敦Omega协会的申请书。

  亚连觉得自己需要找一只Alpha解决好发情期的问题,只有这样以后才能正常地工作与生活。而至于他是谁,亚连并不在意,自从人类进化出六性以来,“爱”这个字便日渐淡出了社会,Alpha的绝对领导权,Omega地位日益低下,每个人都只是为自己的职责而生活。

  亚连只是需要一个标记,来减少信息素的干扰,这之后那个Alpha不干涉他的生活是再好不过了。

  而这个自然就得找协会了,况且还不需要实名制。

  简直完美!

  亚连乐滋滋地将信投入邮筒,绕到旁边的药店买了一盒抑制剂,准备继续去找工作。

  转过弯之后走进一条小巷子,走到岔路口时一个人影从侧面跑过,亚连只觉得后颈一麻,眼前便黑了下去。

  “又一个。”


  罗德端着牛奶从一排铁笼子前走过,身后跟着一对双胞胎,化着浓浓的烟熏妆:“诶~加斯戴比今天收获不错啊。”

  “那是!”戴比特举起枪点了点笼子,“为了抓到这几个,我们跑了大半个伦敦了。”

  “又是一大票!”加斯德罗也举起枪。

  罗德•卡梅洛特,“诺亚”集团手下专司Omega及优秀Beta买卖的人,小小的,有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萝莉脸,却心狠手辣。

  “诺亚”是一群走在暗处的人,由一个叫“千年伯爵”的男人领导,从事着见不得光的事,而诺亚集团中,除了千年伯爵之外的话权人物,被叫做缇奇•米克。

  对呀就是那个缇奇•米克。

  戴比特走到笼子尽头,用枪敲了敲最后一个,转身对着罗德,语气中带着骄傲:“这个,纯度极高的Omega,我还没见过这么优秀的家伙,可以卖好大一票呢。”

  “嗯?”罗德显然来了兴趣,走近那个笼子,却渐渐皱起眉,“有标记?”

  “啊?”加斯德罗都是Beta,对信息素并不太敏感,他们能抓到Omega是因为诺亚开发的探测器,而他们自身并不能准确感觉出来。

  罗德蹲下来,伸手托起少年的脸,被称为优秀的少年有着白皙的皮肤,标志的瓜子脸和小巧的鼻子,左眼处长达半张脸的伤疤,却并不影响他的漂亮。

  最特别的,是一头柔软的白发。

  “没事,”罗德收回手站起来,“临时标记而已,过几天就散了。”

  “这么漂亮的少年,可真少见呢。”罗德笑,“留给我吧。”


  亚连是在一阵强大的压迫中醒过来的,眼前是帷幕笼罩的天花板,而自己则陷在柔软的被褥里。

  有浓郁的Alpha的味道。

  亚连偏过头,远一些的书桌上,一个看起来还没成年的萝莉晃着双脚,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哟,醒了呀。”短发萝莉从桌子上跳下来,趴在床边撑起头看他,“你好呀,我是罗德,罗德•卡梅洛特。”

  “亚连•沃克。”亚连开口,声音却是略带沙哑,他撑起身子从床上坐起来,罗德将床头柜上的水端给他。

  “谢谢。”

  亚连接过水,开始打量起周围,这是一个典型的小女生房间,贴着花花绿绿的墙纸,墙角挤满了玩偶和礼物盒。

  他有些不舒服,罗德凑在他面前,Alpha信息素的气味扑面而来,亚连放轻了呼吸,临时标记的信息素缠绕上他的,将他与罗德隔离开来。

  那只禽兽还是有点作用的,亚连这样想。

  罗德轻笑一声,站起来,信息素收敛了许多。她在房间里兜圈,又蹦跶回床前:“亚连你呗坏人绑架了。”

  “然后你救了我?”亚连放下水杯,笑吟吟地看着她。

  “不啊。”小萝莉像是更开心了,“我就是那个坏人呀。”

  亚连收回的手顿了下,只想说小萝莉别逗叔叔笑了,你那身高还不到叔叔腰呢。却看见小萝莉施施然飘出了房间,“啪嗒”一声还上了锁。

  什么鬼!

――TBC――

评论
热度(39)

© 宸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