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帷_

【缇亚】霸道总裁爱上我(05/恶搞向慎入/ABO)

#突然间勤快了起来你们看我_(:зゝ∠)_

#论cp入了新坑的哀怨

——走你——

亚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感受到眼皮上有温润的触感,阳光填满了阴影外的空白。

吃力地睁开眼,男人的唇离开他的眼睑,勾起的嘴角是掩盖不了的笑意:“早上好啊,我的小王子。”

也几乎是同时,男人的笑容僵在脸上,因为他听见他的“小王子”说…

“你好吵。”

优雅帅气的总裁大人几乎是泪奔,温存未过便被自家媳妇儿如此嫌弃,这种神展开真的好吗!!!这种时候不该是羞射难当的小Omega双手抱胸梨花带雨细声细气地“嘤嘤嘤伦家的清白木有了伦家不活了不过你要是负责我们还能好好过”,什么的吗!

不,那是弱受,不是咱家自立自强的亚连小天使。

也许觉得总裁大人被打击的还不够,亚连闭上眼睛,又补上一句:“我再睡会。”

总裁大人目瞪口呆,但床上的少年真坦诚地“再睡会”去了。但他缇奇何德何能,只是愣了片刻,便勾起一笑扑了上去,吹着少年微颤的睫毛:“我陪你。”

“滚滚滚!!!”

…亚连小天使你破功了。

 

亚连站在穿衣镜前,肩胛处的血迹已经凝固,他伸手摸上去,指尖缠绕上微弱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又被临时标记了,亚连这样想,扣上衬衫透色的纽扣,将绿色的丝带系起来。

缇奇·米克,伦敦最大的A公司总裁,受过英国女王的召见,几乎是一手遮天,而这么一个倾权者,竟然是白手起家,从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到金字塔之巅。

亚连默默背过那个男人的生平,拉开卧室的门。

他怎么会不了解他呢?那些年自己还小,玛纳还在的时候,那双牵着自己的大大的手,温润柔和的暗金色眸子,失去双亲后要出去打拼时坚毅的神情。这是自己从小到大视为偶像与榜样的男人,怎么会不了解他呢?

顺着楼梯下来,客厅左边是开放式厨房。男人穿着同自己如出一辙的白衬衫,袖口挽起,将冒着热气的面包从烤箱中取出来,盛在瓷盘里,放在桌子上。他转过身从水池边取过两只玻璃杯,又从冰箱中取出大盒牛奶。

亚连没有过去,只是静静地看着,男人尚未打理的,自然卷曲的头发贴在脸侧,眼睑处漂亮的黑痣。男人名气大盛的这些年,亚连听过无数外界对他的评价,优雅,帅气,高贵,冷酷,残忍。全是一些亚连不曾发现的词汇,而在这个普通的早晨,记忆中的影子同眼前的人重合,不像外界传言的,而是自己看到的,亲切,温柔。

被誉为“温柔”的男人将牛奶放回冰箱,将椅子移开一寸,看向楼梯的方向,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他早就发现亚连下来了,只是没有揭穿他:

“请用餐,我的小王子。”

亚连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心里默默在“亲切,温柔”后面加上两个字:

“臭屁”

温柔且臭屁的男人依旧挂着笑,揉了揉亚连柔软的头发,拉开自己的椅子。

餐厅里没有人再说话,只剩下细细的咀嚼声。

“谢谢您的款待。”亚连放下玻璃杯,“昨天麻烦您了,等会我就收拾了回家。”

缇奇拿出手巾,擦了擦嘴:“你就住在这。”

亚连抬头,似乎是不悦:“如果麻烦到您了那我很抱歉,但您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

“麻烦?”缇奇撑起头看他,笑意弥漫在眼底,“确实很苦恼啊,特别是你昨晚缠着我不放的时候。”

“而且啊,”他满意地看着亚连的耳尖变得通红,“你现在是我的Omega。”

“不是。”亚连矢口否认,却看见缇奇绕到他身后来。

缇奇伸手,从亚连背后连椅带人圈进怀里。感受到少年的背挺直地僵硬。他凑到少红透的耳边,声音低哑而暧昧:“难不成,少年你在暗示我标记你?”

亚连一惊,用力挣脱出来,门口跑去。

“少年别走啊,”缇奇直起身,将右手插在口袋里,也不急着去追,“你说一个未标记的Omega出去工作,被告发是什么罪?”

亚连僵在门口,转过头看见男人玩味的笑。

“不要怕,我怎么会去告发我的小王子呢。”

亚连看着那个被无数人称作优雅且危险的男人,优雅且危险地向他走来。

 

一个小时后。

亚连看着面前纯黑色的笔记本电脑,无语凝噎。

半个小时前,以“管家叔叔回去探亲了家里没人管你”为由将他拎上车的男人此时坐在办公桌前,好整以暇地敲打着键盘,眉宇间怎么看都写着眉飞色舞。

亚连将视线收回眼前,继续窝进沙发中玩他的扫雷。

卧槽又死了。

亚连的眼角跳了跳,愤恨地按下退出键。与此同时桌面上跳出对话框,来自办公室的那个男人:

去泡咖啡。

亚连斜眼看过去,缇奇却像是没事人般继续盯着电脑屏幕,视线都不曾移动一下。

但那翻动的指尖怎么都觉得更欢快了。

亚连叹了口气,向茶水间走去。敢情自个儿是来给他端茶倒水的?

再回到办公室时,缇奇意外地抬头冲他笑了笑,亚连将咖啡递过去,男人不接,反而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

表情突然间凝固了。

缇奇伸手一捞,将亚连拉到腿上圈在怀里,低头吻上去,浓郁的咖啡香味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弥漫开来。

炽热的气息席卷着他,夹杂着Alpha压迫的信息素,从舌尖一点点向舌根卷去,温度比以往灼热了许多。

亚连不适,用力抵着男人的胸膛。缇奇错开一点,吐息吹过少年纤细的睫毛,压抑着低沉的笑声,胸膛起伏:“烫不烫?”

然后面色一沉,故作严肃:“少年这是要烫死亲夫?”

亚连抿着唇卸着方才的热气,垂着头不敢看他,在热水间时偶然想起小时候在家里,还是少年的男人端着牛奶叩开房门。再回过神时咖啡杯已经接满,便直接回了办公室。

怀中的少年紧抿着唇,双颊上残留着热气氲过后的淡红。缇奇心情大好,又俯身蹭了几下才放开。

“好了好了,去等我下班。”

亚连重新窝回沙发里,热气还残留在唇齿间,标记时被咬破的的地方更是灼热的发烫,也许比那杯咖啡的温度更甚。

但还是让人觉得很安心。

和罗德不一样的感觉,从记忆里,敲到心底。

亚连深吸一口气,感觉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更深地包裹住自己。


评论(8)
热度(37)

© 宸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