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帷_

【缇亚】霸道总裁爱上我(07/恶搞向慎入/ABO)

#突然开始嫌弃这篇文T T

#最近进入了词穷期QAQ

#儿砸和妹砸背着爸爸搞到了一起我心痛QWQ

——走你——

按照涅亚的性格,本来应该出了咖啡厅直接将小孩掳去宾馆的,但小孩表现地异常坚决,涅亚讪讪地收回手,同意了小孩第二天再说的要求。

次日清晨亚连醒来地很早,抱着被子窝在床上,床头是半个月前总裁大人按住他的头强拍的合照,照片里男人笑的很灿烂,而自己却是一副呆滞的模样。

好像还因为这个反复闹着要重拍来着。

亚连想着,嘴角不自觉爬上笑意。

门外传来敲门声,亚连拍了拍头,笑了笑自己又在乱想什么,翻身下床去开门。

“小~亚~连~”来人带着迷人的信息素味道,像浓烈的酒。开门的一瞬间便一跃而入,却被抑制剂喷雾糊了一脸。

“注意影响。”亚连淡淡的地收回喷雾,退后两步与人拉开距离,却还是皱起了眉头,“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涅亚理了理衣服,正经地清了清嗓子,跟着亚连向屋里走:“昨天分开后实在是好奇地紧呀,就跟着你走了一段。”

涅亚顺着沙发靠下来,亚连给他端来水:“真看不出来你有追踪的癖好。”

“哎呀哎呀这不一样。”涅亚笑,身子倾向亚连,“这不是太想你吗?说真的我真喜欢你哎,真不考虑一下灵魂绑定?”

“麻烦您老费心了。”亚连也端起自己的茶杯,坐在涅亚旁,语气却还是淡淡的。

“真不可爱。”涅亚放下水杯,皱了皱鼻梁,打量起这间屋子,“你一个人住?”

“不是。”亚连站起来,“吃了没?我去厨房弄点。”

“小亚连这么贤惠啊。”涅亚笑,却一把拉住他的手腕,用力将人拉到怀里,咬住小巧的耳垂,“可我舍不得你走怎么办。”

空气中Alpha信息素骤然上升,快要突破抑制剂的封锁,凌厉的酒香让亚连觉得腿弯处发软,他用力推拒着,却被更用力地抱紧。

“你…放开!”亚连咬住下唇,“…等下,下午出去…”

“可是我等不及了。”涅亚从耳垂一路吻向锁骨,在颈下的凸起处流连,双手从衣侧探入,顺着腰线向上。

眼前开始变得模糊,在Alpha刻意放出的信息素下难以保持理智。本来都是标记,也不用在意这么多,但亚连总觉得,不想在家里。

至少不想在缇奇家里。

衣摆被人拉高,涅亚转移阵地下去,亚连无力地靠在他怀里,细小地喘气。

而开门声在这一室暧昧里异常清晰。

 

走到门口时缇奇便能感觉到似有若无的另一个Alpha的气息,他开门的手一顿,然后用力推门而入。

本来嘛,他在罗德那里见识过不少叫做《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言情,按罗德总结的定律,总裁出差提早回家的话,开门后的下一件事就是抓奸。罗德曾经也还调侃缇奇说“总裁大人以后找个姑娘可要小心呀”,而缇奇也只是笑笑,未出一言。

真让那小丫头说中了?

缇奇是不愿意相信的,一个多月来少年的一眸一笑都印在他的脑海里,出差几个月更是思念成疯,快速签下手里的合同便赶回伦敦。

而推开门便是这幅景象,他的少年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身体上泛着诱人的粉红。

他站在门口没有动。

“哟。”涅亚将亚连的衣服拉下来,拍着他的背帮他理顺气息,“有人来了。”

亚连努力压抑下身体的骚动,眼前逐渐清明,他看见那个和他待在一起一个多月的男人,神色复杂地向他走来:“缇奇,我…”

没等他说完,男人用力地将他扯进怀里,黑着脸送给依旧在沙发上的涅亚一个字:“滚。”

“哎呀哎呀。”涅亚懒散地站起来,似乎并不恼,反而是一脸笑意地看向亚连,“小亚连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自己有Alpha怎么能再找我呢。”

“但我还是中意你啊,”涅亚伸手抚过亚连的脸,却被缇奇抱着躲过了,他笑着收回手,双臂交叉在脑后悠哉地向门口走去,“库洛斯那混蛋还真是料事如神,早知道就不来了。”

缇奇看着那个男人消失在视线里,松开手,亚连从他怀里滑下去,无力地坐在地上,他双目中透着茫然,但似乎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缇奇觉得一股莫名的怒气冲上来。

亚连抬头看了他一眼,撑着沙发站起来,向卧室走去。

“你不打算解释下?”缇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亚连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听见压抑的怒气。

“解释什么,你不都看到了吗?”亚连停下脚步,语气却波澜不惊。

缇奇大步向前,抓住他的肩膀将他转过来。亚连看到他眸子里的怒气与轻蔑,夹杂着一丝他说不明的东西:“这算背着我偷情?”

“要你管我?”亚连挑眉,伸手将缇奇的手从肩膀上拽下去,“你谁?”

缇奇皱起眉头,反手抓住亚连的手腕,力气之大,将少年的腕间勒出不正常的惨白:“我谁?我是你的Alpha你说我是谁!”

“是吗?”亚连歪着头,似乎是思考状,“你标记过我?”

“你…”缇奇举起拳头,最终还是没砸下来,亚连推了他一把,转身向卧室走去:“这个月真是麻烦你了。”

“以后都不会了。”

缇奇看着那纤细的背影终是消失在视线里,他放下拳头,指节处紧绷到发白,指甲掐进掌心里,摊开手时带着麻木的痛意。

片刻之后,亚连拎着包从卧室里出来,然后便是大门与门框的碰撞声。

对不起啊,缇奇。

这样子的我,那什么和你谈关系…

 

亚连真的走了,至少缇奇再也没有得到过他的消息。

缇奇靠在办公室的窗框上,身边烟雾缭绕,火星夹在指尖,就要烧到尽头。守护缕立在一边,报告过一天的工作,踌躇了许久,犹豫着开口:“…您要查的人…”

“还没下落是吧?”缇奇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按灭在窗边的烟灰缸里,里面挤满了烟头,“算了,再帮我查个人。”

守护缕垂着头等着吩咐,好久却不见缇奇开口,而此时缇奇皱着眉,他发现关于那个男人,他竟是一点都不知道,甚至连面容都快要模糊了。

真是太大意了,只要牵扯到少年,自己总是少了些理智。

“算了算了,”缇奇心烦地摆摆手,“下去吧。”

而此时办公室的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进来:“查谁?差我吗?”

缇奇脑海中那个面容清晰起来。

“谁让你来的?”

“我我我。”男人身后冒出来一个撑着南瓜伞的小萝莉,“缇奇这是第十四任诺亚哟,诶?你们认识?”

缇奇看了罗德一眼,没有接她的话,又将视线转回涅亚身上:“你知不知道你这张脸让我看着就想揍一顿。”

“彼此彼此。”涅亚笑着摊手,侧头躲过缇奇迎面的一拳,“哎呀哎呀说来就来。”

涅亚叫嚷着躲开,也没有还手的意思,来的路上他想过这个情况,只是缇奇的身手,比他想象中要好…

“卧槽真打啊。”

“好险好险…”

“不打脸啊!”

“……”

罗德目瞪口呆,在她的认知里,缇奇是优雅地代名词,曾经多次和她跑交易也不见他出手,而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也只见过他从口袋里抽出白手套戴在手上,捏住对方的头看两眼,摔在地上后留下一句“蒂兹处理干净。”

这样亲自下手还真是第一次。

所以罗德决定好好观摩观摩…

喂喂喂这朋友还做得下去吗?

罗德悬着双脚坐在办公桌上,涅亚被缇奇逼得连连后退,几次缇奇的拳头都堪堪擦过他的脸,留下一串火辣辣的疼。

几经交手,涅亚伸手接住一拳,后退好几步卸去劲气:“你想不想要他的消息?”

“果然是你。”缇奇抽回手,一拳打在涅亚肚子上,换一只手攥住衣领,将他抵在墙上,“放了他。”

涅亚忍住喉咙处冒出来的甜意:“这是你对兄弟的方式?”

缇奇没接话。

“亚连不在我这。”涅亚继续说,“我本来只是和罗德来给你通个信的,没想到遭受这样的待遇,啧啧啧,你看那个还看上戏了。”

罗德晃着脚,投给他一笑。

缇奇松开手,走回窗口重新点起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不顾涅亚在身后的咳嗽声。

“没事了就滚吧。”缇奇说,“罗德你也走。”

“真是无情的男人。”涅亚啧啧两声,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放在桌上,伸手抱住向他张开双臂的罗德,向门外走去。

“然而库洛斯早就看穿了一切啊。”

——TBC——

评论(5)
热度(25)

© 宸帷_ | Powered by LOFTER